热门 购物 团购 理财 文学 人才 体育 汽车 游戏 软件 军事 音乐 视频 媒体 论坛 博客 银行 交友 综合
一起购 唯品会 梦芭莎 趣玩网 凡客诚品 麦考林 乐淘鞋网 弗克尚品 绿盒子 俏物悄语 新蛋网 当当网 玛萨玛索
拉手网 糯米网 爱帮团 聚划算 58团购 美团网 QQ团购 大众点评团 窝窝团 美淘网 满座网 团宝网 饭统饭团
起点网 榕树下 小说阅读 潇湘书院 红袖添香 幻剑书盟 新浪游戏 太平洋游戏 163邮箱 中国游戏 游戏中国 霏凡软件 铁血军事
访问本站赠送红包啦!凡在支付宝搜索数字口令 528131323 都将获得红包,天天搜索此口令天天得红包^_^
Health Sitology Family Finance Appliances Shopping Clothing Education Legal Rituals Beauty Property Travel Pet Medical Cyclopedia History Military Computers Sports Job Anecdote Geographic Mixed Entertain Literature Emotion Agriculture


  于厚一直觉得小晴不是自己心目中的理想伴侣。三年来两人分分合合好多次,也许是年纪大了,也许是两人都没再碰到更好的对象。最后两人还是领了结婚证。
  领了结婚证之后,两人倾其所有买了一套住房。房子在四楼,一梯两户。隔壁住的是一个年轻美貌的少妇。令于厚感到纳闷的是,经常见少妇一个人出出进进,却从不见这家的男人。若说这家没男人吧,却时不时见少妇拎着男人的西服、毛衣之类的大包小包出去干洗,还拎着一条又一条的香烟回来。女人脸上的表情,永远是十分满足的那种,还带着一股淡淡的惬意。
  有一天晚上,小晴突然神秘兮兮地对于厚说:“知道隔壁女人是谁吗?”
  于厚茫然地摇了摇头。小晴说:“还记得去年在槐荫新区闹得沸沸扬扬的那件事吗?一对夫妻从那经过,7楼楼顶突然掉下一块红砖,丈夫一抬头看到了,立马把身边的妻子推开,红砖把丈夫砸得头破血流,送到医院,不治身亡……”
  于厚有些惊愕,说:“你说的那个妻子莫非就是隔壁的女人?”
  小晴肯定地点了点头,说:“这是我听楼上的老王告诉我的,他们楼上楼下住了三年了。当她在医院里看到丈夫永远醒不来时,那种痛彻心肺的哭喊,听说连医生都为之动容……”
  于厚愣了一分钟,说不出话来。“唉,人哪……”小晴幽幽地说了声。房间里一下子寂静了许多。
  第二天,于厚特意到图书馆借阅了去年的报纸。他记得小晴说的这件事当时的报纸登了一整版。没费多大劲,于厚就找到了那条新闻,文章还配了女人一张照片,果然是隔壁女人。报纸上说当时7楼的那块红砖是砸向女人的,被她丈夫无意间一抬头看到了。她丈夫来不及喊叫,果断地把她推向一边,结果红砖准确地砸中了她丈夫的头颅。当她哭天喊地地把丈夫送到医院时,已经不治身亡。
  于厚轻叹口气,点燃了一根烟。他知道时间可以治愈一切伤口,女人出门拎着的男人西服和进门提着的香烟就可以说明这一点,女人应该又找了一个自己满意的男人,重新开始了生活。
  回到家里,于厚试图和小晴说说自己对隔壁女人的感想,可小晴正坐在电脑前全神贯注地玩游戏,对他的话毫无反应。于厚有些心烦,他觉得归根结底是自己和小晴相处的时间太长了,长得寡淡无味了。他站起身,走到客厅,打开电视,把声音开得很大。
  还没坐下来,就传来了小晴尖刻的叫声:“你疯了!把声音开这么大,吵得屋子都要翻过来……”
  于厚没好气地接道:“你玩你的游戏,我看我的电视,咱们谁也别烦谁……”
  两人争吵了几句,于厚索性关了电视,打开门走了出去。一出门,意外地看到隔壁女人正一脸无措地站在门口,他有些好奇地问道:“你怎么啦?”
  女人不好意思地笑笑,说:“我家水龙头坏了,流了一地水。我想、想找个人修修……”
  于厚一听,二话没说,返身进了自己家,拿来一把大号扳手,说:“我来试试吧!”
  女人感激地说道:“太谢谢了!”
  于厚娴熟地为女人换上了新的水龙头。干完活后,女人领着于厚在客厅坐下,他不由细细打量这个家。家很整洁,但却寂静而清冷。在这样一种几近肃穆的空气里,于厚竟然听到了卧室有咳嗽的声音。于厚吓了一跳,朝女人看去,女人正一手端着一杯开水一手握着一包香烟走了过来。
  “喝口水吧!”女人把水递给他,又把那包香烟放到他面前。
  于厚放下杯子,拿起香烟,是包很常见的“白沙”烟。
  女人说:“我爱人最喜欢抽这种烟了。你们男人都喜欢抽这个牌子的烟吧?”
  于厚一时讷讷地说不出话来。女人刹时明白过来,说:“我知道你注意我很久了,心里有个谜团,是吧?”
  女人站起身,朝他招招手,于是于厚跟着女人走进了卧室。卧室的床上,躺着一个男人,男人的脸修饰得很整洁,双眼却呆滞而迷惘。床旁的床台柜上放着一个烟灰缸,烟灰缸里点燃着一根香烟,袅袅的香气在房间里弥漫。
  女人说:“没有出事前,他最喜欢抽这种牌子的烟了,每天都要一包,所以现在我时不时给他点一根烟让他闻。”
  于厚有些傻,走过去,打了句招呼。男人没有任何反应,却听见女人欣喜地说:“你看,你看,他会转过来看我了。”
  于厚奇怪地望向她。女人笑了一下,说:“他是脑外伤性痴呆,医学上叫颅脑外伤性精神障碍。医生说只要坚持不懈地和他沟通,奇迹会降临的。”
  于厚声音干涩地问道:“他就是你爱人?”
  “是的。”女人说:“他就是我爱人,传说中已死了的爱人。”
  女人走过去,拿起床头柜上的一杯水,试了试水温,发觉太凉了,就去倒了些热水掺合。然后,拿起勺子勺了一瓢水,轻轻地喂进男人嘴里。有一些水从唇边溢了出来,女人拿过垫在男人下巴的毛巾,慢慢擦拭。这一系列动作,娴熟而温柔,连于厚这个旁观者都能感受到女人的柔情。于是,一时就呆了。
  女人喂完了男人,说:“你都看见了吧,这就是我的生活。”
  于厚懵懂地点了点头,却说不出话来。女人笑笑说:“只要他活着,就是最好的了。我很庆幸自己还能照顾他,给他擦澡、洗衣,买他爱抽的香烟。况且,他的病状有进步,比以前好多了。他能自言自语说些简单的词,他前几天还居然拉着我的手不放……”
  于厚有些迟疑地说:“大家都说你爱人死了。”
  女人说:“那次的事件被人传得沸沸扬扬,我不想再有人来打扰我们的生活,所以撒了一个谎。现在我就希望自己陪着他,陪他一起慢慢康复。医生也说了,这种情况是需要时间的。”
  说着,女人拿起床头柜上的一盒烟,掏出一根叼到嘴里,用打火机点燃了,深吸一口,然后把烟又放到烟灰缸里。香烟开始在房间里弥漫、缥缈、缭绕―――
  于厚感到自己眼里恍惚有什么东西亮晶亮晶的。
  进了自己家,小晴坐在客厅里看电视。于厚走过去,轻轻揽住她的肩,幽幽地说了声:“活着,就是最好的。”
  小晴有些奇怪,一转头,看到一颗硕大的泪珠从于厚的眼里掉了下来。



Reply content :
Photo link :
鱼在活着的时候就进行烹调好么?不好。在日常生活中,人们都认为活鱼的营养价值高,把“活鱼活吃”奉为上等菜肴。其实,这种吃法是不科学的,无论是 不好。在日常生活中,人们都认…  Details
我又醒过来了,躺在冰冷的地下,两眼无望的看着天花板,大脑也慢慢平静了下来。狂燥的疯狂的终于得以平静了。躺在地下浑身无力,大脑好象已经死去,泪水不自觉的顺着面颊流了下…  Details
关于人为什么会活着?地球是航行在宇宙中燃烧的太阳四周的大船。而我们每个人则是载满基因航行过生命的一条小船。当我们安全地把船上的货品运到下一个港口时,我们就没有白活…  Details
于厚一直觉得小晴不是自己心目中的理想伴侣。三年来两人分分合合好多次,也许是年纪大了,也许是两人都没再碰到更好的对象。最后两人还是领了结婚证。领了结婚证之后,…  Details
(2004年3月 作者:杨欣)我们始终生活在一个对自身安全担心和忧虑的时代,近期曝光的向北京等大城市供应蔬菜的河北张北县绿色蔬菜生产基地在蔬菜种植过程中大量使用剧毒杀虫剂就…  Details
咨询公司目前的项目平均回款率是多少?这是一个与咨询公司生存状况休戚相关的敏感问题。咨询公司并非新鲜事物,但咨询行业在中国的形成和发展,确实是这几年的事情…  Details
会员:如梦令 第一个活着的理由:我活着。 这个理由简单到不能再简单。而且无论任何一个还有着一口气的人,都应该有这个共同的理由。 记得,曾经在上初中的时候…  Details
(2004年12月 作者:陆勇强)一年前买电脑时,我花了5000元。而现在,同样配置的电脑只要2000元了,一款手机一年前的市场价要3500元,而现在只卖1500元。朋友更惨,他的一台波导手机只隔…  Details
假如鲁迅活着会怎样看文革 鲁迅对中国传统文化有深刻的认识和尖锐的批判,在他看来,传统的中国社会就是两种状态,即坐稳奴隶的时代和要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简而言之,在他眼…  Details
阿媛是我初中同学,公认的班花,美女。即使所有女同学都已是脸上有岁月的沧桑,头发有岁月的痕迹,一个个腰肥体壮越来越中性化的时候,她也依然面目娇好身材窈窕,跟25岁时的样…  Details